Well, I’m 30.

好吧,今天,我三十了。

小时候,总是希望自己快点长大,长高成熟后,不会被当小孩看,毕业后,可以不再有作业考试的烦恼,挣钱后,可以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真正长大后,才知道年纪小为自己挡了多少事。

还记得小学的时候,一次睡觉前,我问老太爷,“几十年后,我们都死了,怎么办啊?”,老太爷嫌我小粑粑孩一个,还问这种问题,或者也许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,只是敷衍我说,“你才多大,想这么远的事干嘛。”。我想是啊,这件事对于老太爷都还很远,何况我呢?

现在,老太爷已经过世十多年了,许多很远很远的事,也许不得不正视它的存在。人生百年,不过三个三十年,也许我们无法决定生命的长度,却可以定义生命的宽度。在这第一个三十年里,像大多数人一样,我也完成上学,工作,买房,结婚等一系列的“规定动作”。即使重活一次,大概也只能这样。

那么下一个三十年呢?在六十岁时,回望今天,我是否会像今天一样,感慨“即使重活一次,大概也只能这样”,而那时,我又是否已经准备好,像今天一样,满怀憧憬地准备着下一个三十年。

对于这些问题,我没有答案,这可能就是人生无法预知的魅力。

而我,只能穷尽一切努力去追逐自己内心的声音,我离声音越近,我的人生越真。

附:人生前三十年速写

1-3岁:无意识

3-6岁:上幼儿园,每天和班里的小朋友玩到传达室大爷轰,大多数时间在老太太家度过。为了不太早睡觉,每天晚上给老太太攒牌局,我也在看牌中,学会了打麻将。老太太很严厉,但我受惠于她“重男轻女”的传统观念,也算过上了“小皇帝”般的生活。

7-13岁:上小学,第一天就“挨留”,花了两年的时间才融入校园生活,学习、体育不错,但纪律不好,老师为我创立了“小黑旗”制度,但好像从来没从我这流走。从四年级开始,开始喜欢足球,除了足球,大多数兴趣爱好都和集邮一样草草收场。

13-16岁:上初中,青春期,开始戴眼镜,始终没有和班里的同学建立太深的友谊,开始喜欢班上的女生,但自始至终也没勇气挑明,而被表白的女生离我的理想型又都太远,实在没法将就。学习时好时坏,1-40的名次都得过,最后在韩日世界杯的热潮中毕业。

16-19岁:上高中,来到了全市最好的学校,有了大球场和一群球友同学,开始释放初中期间压抑已久的足球热情。学习成绩开始还能在班上排名中等,后来因为踢球耽误了太多功课,高二沉沦后,高三开始奋起努力,最终高考结果还能接受。

19-23岁:上大学,立志科技改变世界的我被分到了英语专业,心存抵触,逃课成为家常便饭。为了逃避现实生活,心存另辟蹊径的想法,大二去了韩国交换一个学期。哪知韩语如此难学,于是彻底改为济州岛“深度游”。大学期间,好在结交了现在的老婆,人生开始积极向上,四六级、专四专八统统一次过,拿到奖学金,毕业后如愿开始留学生涯。

23-25岁:上研究生,来到澳洲读研究生,虽然筹划很久,但落地后依然一脸茫然。面临经济压力,运气还算不错地找到了一家养老院做清洁工,开始了家、养老院、学校的三点一线生活。虽然费时费力,但好在功课不难,顺利毕业。假期回国期间,考了驾照,买了现在的房子,参加了一次面试,幸运地赢得了人生的第一份工作,当时和老婆二人高兴得不能自己。在最后一节市场营销课后,结束了自己长大18年的学生生涯。

25岁-30岁:上班,在传说中的“四大”会计师事务所工作,外表光鲜,实则冷暖自知。在此期间增长了不少人生阅历,看透了许多社会百态,有了一些经济基础之后,开始形而上的思考:我们为什么存在?我们存在的意义?反复思考过后,下定决心,开始唐僧取经般地考试,过程百转千回,好在和唐僧一样最终取到了“真经”,准备开始一段新的人生。

总结:有些成就,有些遗憾,虽往往不能一蹴而就,但最终目标大多达成,可谓好事多磨。

About the author

Zheng Pang

I am an Australia Post Licensee with a dream of living like a "Toy Boy", but the harsh world leaves me in an office 9am to 5pm. Now with a strong faith in reincarnation, I've made up my mind to put my heart and soul into my lady.

View all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