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e-bye

五年前,我毕业回国,加入安永,开始了我的第一份工作,也开始了我循规蹈矩的生活。五年间,看了很多,听了很多,经历很多,成长很多。生活虽偶有波澜,但多平淡无奇,就好像一根线,只要我不放笔,似乎可以一直这样画下去。

并非讨厌这种平淡的生活,相反,我十分厌恶那种所谓跌宕起伏的人生。我没有想过挣多少钱或者取得什么样的成就,只是希望在粗茶淡饭之中能够自得其乐。但当财富和成就无法占据内心的时候,人生会有其他的困挠。

心理学家亚隆曾经说过:“人生的困扰大抵来自四个方面,不可避免的死亡,内心深处的孤独感,我们追求的自由以及生活并无显而易见的意义可言。”

三年前的某天,在我回想过去一年生活的时候,我真切地感受到我的生活“并无显而易见的意义可言”。工作、休息、再工作、再休息,周而复始的生活让我感到自己就像在一个田径场里跑圈,跑了很久,却还在那里。看似自由,实则禁锢。从那天起,我时常问自己:这是否是我想要的生活?这是否是我要用我唯一、有限的生命经历的日子?假使可以自由地选择,我是否还会选择现在的生活?如果说生命是一场马拉松,我难道要在这个田径场里以跑圈的形式完成吗?而那支画线的笔,是我执着它,还是它牵着我呢?

和很多人一样,我也害怕这一切的疑问只是“围城”的心理作祟,过惯了安稳日子,开始伤春悲秋,矫情人生的无趣。田径场外的路也许更加泥泞,而沿途也并没有我想要的风景。

为此,我想了很久。

最终,我有了答案:我确定这不是我最想要的生活,我应该去追求我最想要的生活。

我深知离开安永,回到澳洲也许并不能带给我最想要的生活,但我依然愿意勇敢地踏出这一步。因为,我十分确定,我最想要的生活就像福斯特在《印度之行》结尾处所讲的那样:not here not now(不在此地,不在此时)。

后记——写给犹豫改变的人

在面对人生的无数选择时,我们往往倾向规避风险,作出最稳妥的决定。风险和收益永远是跷跷板的两端,你站在了这头,就无法拥有那头。如果所有的选择都在平衡风险和收益中完成,那么,人生是否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早已确定,我们只是傀儡般地走到最后。

生命很残酷,无论我们多么苦心经营,努力过活,最终我们也无法永远地享有自己创造的一切。既然结果已经注定,我们为何还要委曲求全地生活,恐惧改变,放弃追随自己内心声音的机会。

人生最大的遗憾莫过于,我们做了他人眼中的完人,却永远遗憾地错过了属于自己的人生。

不要错过自己的人生。

About the author

Zheng Pang

Australian Post Licensee, ex-senior tax consultant in EY, husband of Jia and father of Isabella, living in Melbourne and day dreaming around the world

View all posts